未末有你

红往
易烊千玺

病症。

m

木溪悟:

谢谢喜欢,食用愉快。


01


冬天来临之前,我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。


记得夏天的时候我瘫坐沙发上,日光很足,面料,衣服,我的皮肤,在太阳下晒出暖呼呼的热气,懒得让人乏味,虚幻幻的,有些晕,奇妙地像开水冒气泡,扑通扑通反而是种安静。


门被打开的时候,走进来了有说有笑的队友们,我强撑起眼皮,王源儿给我递过来一个袋子,里面有专门给我留的布丁。


“慢点吃,这个会很甜”他说。


…………记忆的节点开始旋转,那么似乎就是那个时候感染的病症。遥远地喊给我听。


布丁的确太甜了,腻,轻轻一小勺塞进嘴里舌头都打一哆嗦,我把剩下的放到桌上,灌了几口水,甜度哪里都在升腾,王源儿乐呵呵笑着,像是整蛊成功了,还是可爱。


“老王买的,我吃了一个,真的,甜不甜?”


“甜”,我毫不犹豫地点头,他口中的这个人正坐在旁边沙发上,回答着我刚才随口的问题,很认真,我也就不得不耐心地听下去,以表达我对他的尊重和敬意。


他和王源儿拍摄时的趣事。


甜味回荡的意味开始在舌尖翻腾,这是本能,我没法抗拒。


“王源儿,帮我把布丁递过来。”在他那边的桌角上,我突然出声,欲望驱使着我的大脑,唇齿在叫嚣刚才的刺激。我并非有意。


“不是说了甜吗怎么还吃”,王源儿不情不愿地放开游戏机起身,有这个打扰,他的说话也就停了下来。


我小心翼翼放进嘴里一勺,气氛安静而尴尬,他似乎是在看着我吃,我说,抱歉,你继续吧。


“算了,不说了”。王俊凯起身离开,而我毫无感知,勺子挖在盒子里快要见底,我很反常的变得冷漠无情,没有所谓贴心地去考虑其他人的情绪。


很难得………像是种……任性?我自己都觉得奇怪,莫名其妙的甜症伴着一种不理应的东西在今天开始发酵,一定有什么不可抗性。


“千玺,不是让你别惹他”,王源皱着眉,手指在游戏机上噼里啪啦作响,貌似他的操作小人又失败了,他心情不太好。


我把壳子丢进垃圾桶,挤过去看着王源玩。



我没惹他,我说。


02


我和王俊凯在一起有三年了,是我中考结束那一年他告白的,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


这件事下一秒我就告诉千玺了,欣喜若狂地发了微信,王俊凯站在旁边看着我对着屏幕大喊大叫,像看一个小孩儿,他一直觉得我是小孩。


他快高三了,那晚还逃了晚自习带我去玩,他买了果啤,我们逛过小巷十指相扣,顺其自然地偷吻,他带我去到江边,挑了台阶坐下,他说那里是我们唱到不了的地方,可我看看石阶,这明明是我们拍十年宣传片的地方,千玺该坐到另一个的那边。


我想千玺了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假过来。


“今天既然我们两个一起,就别想其他的了”,他喝了一口啤酒扳过我的下巴,酒气浓烈地从他唇齿间渡过来,我呼吸难平浅意挣扎,手机亮了一下。


他吻得粗暴,我们渐渐完密妥帖。


我羞赧地打开手机,微信界面那里千玺发过来一条语音,差不多他才刚下自习,一点开他温柔的笑声就传过来,说恭喜啊,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什么的,我急忙兴奋地开始回复他,王俊凯坐在一旁,不看屏幕,抬头看江那边的灯火,神情淡淡的,重庆的夜晚根本没有风吹过来。


“走了”


他握住我的手心,没给我发送的机会。


03


我的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,如果它有名字的话,大概是叫做嗜糖症。


太奇怪了,怎么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开始喜欢甜食,没有一点征兆的,从我高三那年的夏天开始。


不单单是糖,不是一颗的在我嘴里融化发散,我不满意于一点点的体积与舌尖的交流,我想要满溢的,在整个唇齿都包裹接触,甜到整个我能有感觉的部分,把我的大脑都舒服地不知餍足。


多加糖的饮品,蛋糕,布丁,或者好几颗塞满嘴的糖,这种状况愈演愈烈,直至我做什么一尝到开头就无法自制地伸手去拿下一颗,没想到我课桌旁的垃圾袋里面,糖纸比什么都多。



王源儿知晓了我的情况之后每次来找我都会给我带一点辣味的东西,糖吃多了并不好,我不是不能接受其他味道,只是偏爱这个。


然后,高考过去了。


王源儿开玩笑一样向回来的王俊凯讲我的症状的时候,他似笑非笑的眼睛也转过来看着我,我有些无奈,默不作声。


好在他们很快就把话题转开了。


我又犹犹豫豫剥了个糖,看着他们起身要走出去。


“千玺,我们要去逛逛,你去不去”


“你们去吧,我等会洗个澡”


昨天其实洗过了,开口比大脑还快,不加思索地,我说了谎,并且很多次。


除了实在迫不得已的情况,我是不会跟他们出去的,单独相处跟王源可以,跟王俊凯不行,太沉闷了没话说,只是不尴尬,这么多年的情分积淀倒还在,而且友情可以三个人,爱情不可以。


也或者说,一开始就是两个人的爱情,我可没有怀疑过。


我避嫌他们的亲密,也经常添油加醋笑话一把,还帮他们解释,坦白,我尽心尽力看着他们磨合相近,这是我的希望,也是我的最佳立意。


…………不,不对,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
我含着糖把自己放松在沙发上,细细想找出那一闪而过的僵硬,也似乎万分艰难。


外面细碎的阳光是在偷偷笑我,这像卡在喉咙的小细刺,不是什么太过致命的出丑,不足为奇。


罢了…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……我把它归结为没有恋人的我的触景生情的落寞。


…………最好如此。


把剩下的糖塞进嘴里,我看着手指上粘腻的汗液和其他一点什么东西,去到洗漱台前打开龙头,把手伸了过去。



鬼使神差的,我也把凉水,捧冲到脸上一冷一惊。



水流湿了发尖,从我的眉峰鼻眼,缓慢的,滴落下去。


我很清楚,我在害怕自己再往深处探求摸索,答案在光明处水落石出,只是让我每逢触及,都胆颤心惊。


这是个愚蠢又错误的萌芽,我的理智是该把它扼杀蒸煮,然后继续投身康庄光明。


04


“千玺啊,别再吃了,会长胖的”


王源儿捏了一把他的腰,易烊千玺挣扎了一下,又把糖塞进嘴里。


“没事儿。”


“不是我说,你该去医院检查一下,这么大的年纪得个高血糖,可能还是很厉害的”王源儿呵呵笑起来,“哦对了他们说有个检查的土办法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去找一棵树,尿在下面,看有没有蚂蚁过来”


他贼兮兮地坏笑,易烊千玺也笑了一下。


“糖包里还有,要吃自己去翻”


王源儿撇撇嘴去拉拉链,包底上竟然铺了一层的各色糖果,他哇了一声,伸手搅了搅,哗啦啦地响了几下。


“随身背着这么多…………你没救了千玺”


易烊千玺挑挑眉,不置而否。


“……真可惜啊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老王当年不是低血糖么,你背的这么多,那时候可以偷偷塞几颗给他”


易烊千玺无奈笑起来,“你才是够了……”


恋爱里面的人心里住着人,三句话是离不开的。



“……这个症状他生不逢时吧”


他说。


05


毛主席说了,封建迷信要不得。


那一天没出太阳也没雨,厚云层地闷着热,他起来不想吃东西就灌了几口凉水,等到高强度的训练让他觉得饿的时候,似乎都已经来不及了


黑晕从眼前蚂蚁爬一样侵上来,脑子里缼氧一般一轰隆隆炸,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跨下去了,知觉就没有了。


于是在他预期的高血糖没发作之前,他倒掉进了低血糖的漩涡里。


直到晕倒之前他才知道,低血糖不算是病也就是一个引发的症状,平时你吃太多糖要想高血糖你身体里的激素照样分分钟调回来。


真任性啊。


他就作了这一回而已。


06


那是怎样一种悸动,我说不出来。


我就要高三了,在所有校园言情的美好铺垫里,我没有谈过那所谓青涩的恋爱。


周围的朋友,兄弟,好歹有一两次经验,好歹正在浓情蜜意,而我空白的历史可怜的无可厚非,一来的公众形象,二来的没有动心。


在某一天,突然的,想恋爱的情绪把我的理智短短淹没,我冲动,鲁莽,哪怕只是玩一玩,我突然想尝试一次,那教科书式的爱情。


身边没有任何合适的女生,我再不理智也要保全未成年艺人的光明磊落,我思来想去,思来想去,王源今天中考结束了。


不得不承认,粉丝和公司的推动形式让我也习惯到分辨不清,那一个个分析贴和祝福里,到底有没有爱情。


不能说一点喜欢的感觉都没有,而是我确定,我有喜欢的人。


……喜欢的,情绪。


那是种极平淡的坚定,它告诉我,如果只是想尝试的话,他就是最好的选择了,王源就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
我打了个电话,毅然决然地逃了课,不是没有考虑过另一个队友,只是这个念头冒出来就被消散了。


易烊千玺。


安静的,忍隐的,优秀的,冷漠的,易烊千玺。


我的心脏突然狠狠地抽了一下,然后念头被打消了。


我的冲动没能在适当的时间爆发,那个时候的北京和重庆,隔了不只是长江和黄河,还有说不清的山川,人,以及所有能够阻挡的,所以我把他排除了,心里反而轻松下来。


他没有办法满足我实质的需要,我没有办法见到并且触碰他,这个理由就足够了。


王源站在夜色里,一如既往的。


我发狠过去吻他,告白异常顺利,他给千玺发微信报告喜讯,那边传过来应该有的祝贺,他也不会想过,他是会在我的考虑范围里,然后第一个除名。


我像在对王源泄愤,表达出的尽是不满,后来,也就慢慢平静下来。


他温和的笑声在夜色里,我有些悲凉,我想逃脱他能触及的地方,我握住王源的手心,没让他们再联系。


然后这荒唐的示范,证明了当初的选择是对的,我和王源三年了,没有什么不对的。


除了不自觉想起另一个人以外,只是偶尔,尽管他现在是在我能很容易触及的地方了。


那年的夏天,我和王源在拍摄的途中看见了家店,我去买了布丁。


那家的布丁不论从外形还是内核,都好像易烊千玺。


这个认知让我恍惚好笑了整一个街道,直到看见真人睡倒着在沙发上,才稍稍得以平息。


“…………我回来了”


应该没有人能听见。


我心里的声音。


07


他醒了过来。


肚子里空空的,手背上有针眼,在他们的那个房间,身上盖着衣服,王俊凯在一旁看文件。


“你醒了?”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,平和而温柔地把手放在他额头上试试温度,面对明显要凉一些的手,易烊千玺顺从地闭上了眼睛。


“王源儿呢?”他的声音有些干涩,王俊凯立马把水递过来,他撑起身体接过来,那人没回答他,只是看着他动作。


“王源儿呢?”


“他怕你会饿,去给你买吃的”


“医生说你早上没吃早餐,训练强度又大,所以就晕了,他们给你打了几瓶盐水和葡萄糖,结果你还是睡到了这时候”


易烊千玺微微眯了下眼,很认真地,“…………我很抱歉”


“你是抱歉你没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,还是抱歉因为你训练停掉然后我们照顾你?”


王俊凯毫不在意地起身,拍了他的肩膀一把。


“走,起来,吃饭去。”




古人说,暖饱思淫欲。


在他有一次问王源的去向并且王俊凯只是模糊随意带过以后,他就没再问了。


现在他们两个人并排在夜色里行走,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,没人说话,安静地感觉吹来的风,灯火,交谈的行人,前面的斜坡草地上好像没什么人,王俊凯提议去坐坐。


他们坐下去,草地和泥土的味道很浓,王俊凯的洁癖突然就没有了,易烊千玺的糖症又犯了。


他身边没有糖,急得他烦躁,王俊凯从兜里拿出一颗大白兔,他静默地等他递过来,结果他一撕糖纸,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

易烊千玺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。


等旁边的人吃完嚼完,他起身,想要回去了。


王俊凯看着他起来,顺势一把拉住他的手腕,施点力想让他再坐下,酥麻的热流从触碰的地方传过来,易烊千玺深深呼吸了一口,还是坐了下来,不动声色放开他的掌心。


“现在的我是甜的”


他瞳孔一缩,那人已经吻住他了。


挣扎不得……也或者是,期待已久。


08


他醒了过来。


肚子里空空的,手背上有针眼,在他们的那个房间,身上盖着衣服,王俊凯在一旁看文件。


睁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窗子,它紧闭着,细碎的光斑和心旷神怡的蓝色,只是紧闭着,太闷了。


梦境的触感还残留在唇边的真实,他着了魔一般跌跌撞撞跑到窗子边奋力把它打开,风和阳光也洒到他身上,黑晕一冲,他无力地把头靠在窗沿,等他缓过来。


“怎么了?又难受了吗?”


这才是真实的王俊凯。


易烊千玺没有回答,眩晕散去后他抬起头从窗口望出去,天放晴了,焕然一新,暖哄哄的阳光也让他慢慢变得暖哄哄的。


“…………我没事”


他只是突然想起来,明天,就是他们夏秋纪念第六年的日子了。


09


“说一件你做过的,爱人不知道的事”


爱人。


“他睡着了,我偷吻过他”


王俊凯看着身旁的王源,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了一点点他身后的易烊千玺的样子。


他依旧那么淡淡的,淡淡的。


在他回答以后,他转过头看了他一眼,复杂难却。


在易烊千玺的眼里,王俊凯是看着王源的,在王俊凯的眼里……他觉得那或许算,四目相接。


心怀鬼胎,尴尬失意。


从那天开始,易烊千玺的嗜糖症,也痊愈了。






…………


废话捞一堆。


我原本不喜欢写或者看现实向,后来我又喜欢了。


推荐两位作者的文,一个,文艺缺一年,无言之言,一个,天地不仁,孤独书。


特别是前者,文章质量和看的人数不符,后者那个春虫虫,你们应该很眼熟了。


也谢谢今年翻过年来的友人的鼓励,让我能够开始思考并且定位自己喜欢的,想写的感觉。


嗜糖症其实是我的真实症状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在这篇文里,它对于易烊千玺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

然后为什么关于be的执念那么深呢?突然觉得它或许就是我的嗜糖症。


一周年快乐。

评论
热度(188)
  1. 未末有你木溪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

© 未末有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