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末有你

红往
易烊千玺

m


小仙子:

爆哭……
这是乐乐专门做给raf读者的。我怕别人看不懂说你按照视频的表现方法呈现就好,可是乐乐说看过文的人会懂在说什么……辛苦乐乐了!

勾楽-年华:

是这样的,最开始要我这个大写的往昔做红尘我其实是拒绝的。红尘部分的raf要想比较往昔部分的内容多得多,做的过程简直丧心病狂,好几次都有砸电脑的冲动。恩。希望你们喜欢。rise and fall 红尘(上)

 @小仙子 


自制 根据LO小仙子《rise and fall》所做  娱乐圈 席卷亚洲J*身陷囹圄K


Rise and fall(63)终章

! 终于 完结了 挺不舍的T T 不过最后是喜剧!很棒

小仙子:

#娱乐圈


 


63.逍遥游


2023年8月6日,第60届金马奖颁奖典礼现场。


中国人向来钟情“六”和“十”这类数字,前者为六六大顺,后者为十全十美,因此对于60周年颁奖典礼,主办方亦十分重视,花重金将颁奖现场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宴会会场,珍馐佳肴琳琅满目,名流政要悉数登场。Ann和Jim,一个作为娱乐圈金牌经纪人,一个作为当前最大传媒公司老总,自然也在应邀之列。


Ann环顾四周。会场人潮涌动,寒暄不断。时间仿佛是一个圆,转了一圈又回到起点,这样的喧嚣让ann不自觉地想到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第一次相遇时的画面。


只是,时间走了一轮,留下一些馈赠。《rise and fall》一举入围七大奖项,更值得一提的是,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双双入围最佳男主角。


截至颁奖礼开始前,两人的业内口碑和网络投票支持率不分伯仲,并且都以巨大的优势拉开其他竞争对手10个百分点以上。影帝的悬念,只在于两人之间。


然而,对于自己压倒性的获奖呼声,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都浑然不觉。为什么呢?这事儿先放一放,待会儿再说。




正悠闲地喝着红酒观察着周围的人,ann感觉有人碰了碰她的胳膊:“咦,安娜小姐,您的两位超级明星呢?怎么没见到他们?”


Ann一转头,就看到了圈里的熟人,《Love is》的导演。


Ann抛给他一个狡黠的微笑:“你猜……”


回到座位上,Jim暗笑着:“大经纪人,你就别逗人家了。”


Ann叹了口气:“我是真不知道。诶,Jim,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?”


Jim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
保密工作做到连自己老爸也不告诉,ann也是暗暗服了易烊千玺和王俊凯这两位神人。


 


颁奖典礼在众人的掌声中开场,一个奖项接着一个奖项陆续出炉。《rise and fall》不出意外斩获最佳剧情片、最佳原著剧本、最佳原创电影歌曲三项大奖,ann三度上台,感谢大家对电影的支持和喜爱。


3个小时后,金马奖终于来到了压轴环节——最佳男主角花落谁家。


颁奖嘉宾是上届金马奖影帝宋钰逸和影后钟筠。台上,宋钰逸跟钟筠开着玩笑:“钟女士,能不能预测一下本届影帝是谁呢?”


钟筠有些羞涩地笑了笑,凑近话筒:“这我可不敢说。”


宋钰逸怂恿她:“没事,你说,天塌下来我帮你顶着。”


钟筠也不再推辞,笑了笑说道:“我挺看好易烊千玺。”


台下响起一阵易烊千玺粉丝的惊呼声。


宋钰逸也笑了,跟钟筠抬杠:“可是我比较喜欢王俊凯。”


于是台下王俊凯的粉丝又涌起一阵音浪。


钟筠哈哈大笑:“好了好了,老宋您也别吊人胃口了,快点揭晓吧。”


宋钰逸解开信封,拿出名单,看到获奖人姓名时,愣了一下。


钟筠看着宋钰逸的表情,打趣着:“老宋,是不是未能如你的愿啊?”


宋钰逸又仔仔细细看了两遍,还拉着钟筠反复确认了两遍,两人不可置信的表情投在大荧幕上,十分有趣。


“来,我们一起宣布吧。”宋钰逸对钟筠说道。


钟筠点点头。


“本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是——王俊凯和易烊千玺!”


信封上,特地加上了金马奖评委会主席的亲笔备注:《rise and fall》的成功,两者相辅相成,缺一不可。组委会在争论了近3天,分成两大派系,谁也无法说服谁后,最终决定颁出双影帝,这是继46届金马奖黄渤和张家辉之后颁出的第二个双影帝,我们组委会没有敷衍,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郑重之举。


当宋钰逸读完评委会主席的备注后,现场变成了一片沸腾的海洋。


 


颁奖的时候,ann代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走上台来领奖。


宋钰逸将奖杯递给ann时,全场粉丝有那么一些失望,为不能见到本人。


但随即,ann的一句话又让粉丝们心潮澎湃——


“大家好,我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经纪人,他们临时有事,未能出席本次颁奖典礼,十分抱歉。但是呢……我带来了两位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,请司仪帮忙读一读。”


男主持人和女主持人一人接过一张ann递过来的信纸,礼仪小姐便将ann和颁奖嘉宾送下了舞台。


男主持神采飞扬地问女主持:“你觉得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会写什么?”


女主持笑了笑:“大概是……感谢经济公司……感谢主办方……感谢家人……感谢粉丝之类的吧……”


男主持望向镜头:“那我们打开看看,两人到底写了什么。”


打开王俊凯信纸的一刹那,男主持僵在原地,一张笑脸拉成了个苦瓜,思维在风中凌乱。


安静的观众席渐渐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
女主持在旁轻轻碰了碰男主持的胳膊,小声催促:“读啊。观众等着呢。”


男主持咬咬牙,心一横,报出了王俊凯的致谢词:


【不好意思啊各位,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跟我千儿应该正在度蜜月,不能出席。Ann说了,得不得奖都得写几句,不然不放我们走。好吧,那我就说一句——去他娘的影帝,谁爱当谁当吧。】


底下观众先是一愣,然后响起此起彼伏的大笑声。有几个笑点的观众甚至笑出了眼泪,趴在桌子上笑得拼命捶桌子。


女主持看着这跑偏的画风,暗自抚了抚额,然后突然想着,不是还有易烊千玺的致谢词吗?易烊千玺可是个低调内敛稳重的人啊。长吁一口气,怀着希望打开信纸。


……


…………


………………


扭捏了半天,女主持最终还是报出了易烊千玺的致谢词——


【无条件同意王俊凯所说的每个字,包括脏话,谢谢。】


 


尽管预料到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大概不会按常理出牌,可是这样的发言词还是让ann和Jim笑得前仰后合。


笑了好长一段时间,ann终于有力气直起身来,瞥向Jim:“你家千玺,被王俊凯带坏啦!这玩世不恭的语气,越来越像王俊凯了。”


Jim看向ann,问道:“你是不是一直觉得他们是两类人?”


“唔?”ann很诧异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。”


“我看过你的专访。瓶子跟洋葱之类的……”Jim比划着手势,解释道。


Ann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
Jim的指尖撑在下巴上,对ann说道:“可是,我却有不同看法。”


ann注视着Jim的眼睛,说道:“嗯,您说。”


Jim淡然地笑了起来:“与其说越来越像,不如说他们本质上就是一类人,只是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而已。”


Ann认真地想了许久,点头:“你是对的。”


 


故事说到这里,您要问了,这俩大爷到底去了哪里?


偷偷告诉你,地球另一边。




从重庆回来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就暗戳戳开始收拾行李,出门时遇到了料事如神的ann,门神一般地叉腰站在门口吼着:“我的俩小祖宗啊,你们这是要私奔呢?”


王俊凯笑着挑挑眉:“嗯,希望安娜女士手下留情,不要棒打鸳鸯。”


ann白了他一眼。


提着行李箱一把搂住易烊千玺,王俊凯大步流星往前走,身后ann急忙问道:“你们倒是告诉去哪儿啊……”


王俊凯只是对着易烊千玺笑,易烊千玺也回报王俊凯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。


对视过后,王俊凯留下一句:“不知道。走到哪算哪吧。”


“那什么时候回来呢?”ann又追问道。


易烊千玺回过头来冲ann眨眼:“也不知道。什么时候想回来就会回来吧。”


Ann哑口无言。自己为什么带了俩这么任性的艺人!


可是看着两人牵手离去的背影,ann浅浅笑了起来。


“蜜月愉快。”ann在心里祝福。




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,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,喝着爽口的鸡尾酒,无怪乎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已经玩得乐不思蜀,不知今夕是何年。


突然间,易烊千玺从躺椅上坐了起来:“完了完了完了……忘记大事儿了……”


王俊凯迷迷糊糊睁开眼:“千玺……什么大事儿?”


“今天金马奖颁奖典礼呢。走,咱们回宾馆看直播去。”


王俊凯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,伸手揉揉易烊千玺的头发,将手腕伸到他面前:“小笨蛋,你已经完美地错过了……”


易烊千玺失望地躺回躺椅上,嘟着嘴:“也不知道谁是影帝。”


王俊凯耸耸肩,笑出虎牙:“管他呢。”


易烊千玺转过身来望着王俊凯,撑着脸问他:“我们都‘消极怠工’半年了,也不知道这半年间国内娱乐圈又发生了多少大事。”


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笑着:“能有什么大事呢?无非谁高升,谁低落,谁春风得意,谁壮志未酬。千百年来,不过如此,看开了,天底下就无新鲜事。”


易烊千玺想了想,便点点头,然后笑了起来。


王俊凯翻身起来,蹲到易烊千玺躺椅旁问道:“饿不饿?我们去吃晚餐吧。”


“走吧。”易烊千玺也站起身来。


王俊凯转过身来准备往前面走,就感觉到易烊千玺的手放到自己背在背后的手上。


嘴角上扬,露出虎牙,王俊凯温柔地将易烊千玺的手扣在手心里,牵着他往前走。


夕阳西下,远处的棕榈树在微风里摇曳着枝叶,潮水将浪花送到沙滩又退了回去。


于时间的长河里,浩瀚的宇宙中,沧海一粟,我是如何找到了你。


王俊凯心里一动,脚步停了下来,易烊千玺便撞到了他背上。


“哎哟……”


王俊凯回头,就看到易烊千玺吐着舌头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嗔怪,语气却如细砂温暖绵软:“傻子。”


易烊千玺不好意思地笑着,梨涡深陷。


王俊凯痴痴看着易烊千玺微笑的脸庞,琥珀色的眼眸,那是他一辈子也看不够的风景。正色下来,温柔开口:


“就这样陪我一直走下去,好不好?”


金色的余晖将王俊凯镀上一层柔光,手心的温度是易烊千玺终生缱绻的天堂。易烊千玺静静地看着王俊凯半晌,回答:“嗯。陪你一直走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”


 


忆往昔,岁月如酒。


醉红尘,携手白头。


人在江湖,不入江湖,


御风千万里,天地逍遥游。


 


——全文完



Do you like purple? I love it!


“你瞅啥!”“瞅你咋地!”

图源微博 不妥删

病症。

m

木溪悟:

谢谢喜欢,食用愉快。


01


冬天来临之前,我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。


记得夏天的时候我瘫坐沙发上,日光很足,面料,衣服,我的皮肤,在太阳下晒出暖呼呼的热气,懒得让人乏味,虚幻幻的,有些晕,奇妙地像开水冒气泡,扑通扑通反而是种安静。


门被打开的时候,走进来了有说有笑的队友们,我强撑起眼皮,王源儿给我递过来一个袋子,里面有专门给我留的布丁。


“慢点吃,这个会很甜”他说。


…………记忆的节点开始旋转,那么似乎就是那个时候感染的病症。遥远地喊给我听。


布丁的确太甜了,腻,轻轻一小勺塞进嘴里舌头都打一哆嗦,我把剩下的放到桌上,灌了几口水,甜度哪里都在升腾,王源儿乐呵呵笑着,像是整蛊成功了,还是可爱。


“老王买的,我吃了一个,真的,甜不甜?”


“甜”,我毫不犹豫地点头,他口中的这个人正坐在旁边沙发上,回答着我刚才随口的问题,很认真,我也就不得不耐心地听下去,以表达我对他的尊重和敬意。


他和王源儿拍摄时的趣事。


甜味回荡的意味开始在舌尖翻腾,这是本能,我没法抗拒。


“王源儿,帮我把布丁递过来。”在他那边的桌角上,我突然出声,欲望驱使着我的大脑,唇齿在叫嚣刚才的刺激。我并非有意。


“不是说了甜吗怎么还吃”,王源儿不情不愿地放开游戏机起身,有这个打扰,他的说话也就停了下来。


我小心翼翼放进嘴里一勺,气氛安静而尴尬,他似乎是在看着我吃,我说,抱歉,你继续吧。


“算了,不说了”。王俊凯起身离开,而我毫无感知,勺子挖在盒子里快要见底,我很反常的变得冷漠无情,没有所谓贴心地去考虑其他人的情绪。


很难得………像是种……任性?我自己都觉得奇怪,莫名其妙的甜症伴着一种不理应的东西在今天开始发酵,一定有什么不可抗性。


“千玺,不是让你别惹他”,王源皱着眉,手指在游戏机上噼里啪啦作响,貌似他的操作小人又失败了,他心情不太好。


我把壳子丢进垃圾桶,挤过去看着王源玩。



我没惹他,我说。


02


我和王俊凯在一起有三年了,是我中考结束那一年他告白的,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


这件事下一秒我就告诉千玺了,欣喜若狂地发了微信,王俊凯站在旁边看着我对着屏幕大喊大叫,像看一个小孩儿,他一直觉得我是小孩。


他快高三了,那晚还逃了晚自习带我去玩,他买了果啤,我们逛过小巷十指相扣,顺其自然地偷吻,他带我去到江边,挑了台阶坐下,他说那里是我们唱到不了的地方,可我看看石阶,这明明是我们拍十年宣传片的地方,千玺该坐到另一个的那边。


我想千玺了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假过来。


“今天既然我们两个一起,就别想其他的了”,他喝了一口啤酒扳过我的下巴,酒气浓烈地从他唇齿间渡过来,我呼吸难平浅意挣扎,手机亮了一下。


他吻得粗暴,我们渐渐完密妥帖。


我羞赧地打开手机,微信界面那里千玺发过来一条语音,差不多他才刚下自习,一点开他温柔的笑声就传过来,说恭喜啊,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什么的,我急忙兴奋地开始回复他,王俊凯坐在一旁,不看屏幕,抬头看江那边的灯火,神情淡淡的,重庆的夜晚根本没有风吹过来。


“走了”


他握住我的手心,没给我发送的机会。


03


我的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,如果它有名字的话,大概是叫做嗜糖症。


太奇怪了,怎么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开始喜欢甜食,没有一点征兆的,从我高三那年的夏天开始。


不单单是糖,不是一颗的在我嘴里融化发散,我不满意于一点点的体积与舌尖的交流,我想要满溢的,在整个唇齿都包裹接触,甜到整个我能有感觉的部分,把我的大脑都舒服地不知餍足。


多加糖的饮品,蛋糕,布丁,或者好几颗塞满嘴的糖,这种状况愈演愈烈,直至我做什么一尝到开头就无法自制地伸手去拿下一颗,没想到我课桌旁的垃圾袋里面,糖纸比什么都多。



王源儿知晓了我的情况之后每次来找我都会给我带一点辣味的东西,糖吃多了并不好,我不是不能接受其他味道,只是偏爱这个。


然后,高考过去了。


王源儿开玩笑一样向回来的王俊凯讲我的症状的时候,他似笑非笑的眼睛也转过来看着我,我有些无奈,默不作声。


好在他们很快就把话题转开了。


我又犹犹豫豫剥了个糖,看着他们起身要走出去。


“千玺,我们要去逛逛,你去不去”


“你们去吧,我等会洗个澡”


昨天其实洗过了,开口比大脑还快,不加思索地,我说了谎,并且很多次。


除了实在迫不得已的情况,我是不会跟他们出去的,单独相处跟王源可以,跟王俊凯不行,太沉闷了没话说,只是不尴尬,这么多年的情分积淀倒还在,而且友情可以三个人,爱情不可以。


也或者说,一开始就是两个人的爱情,我可没有怀疑过。


我避嫌他们的亲密,也经常添油加醋笑话一把,还帮他们解释,坦白,我尽心尽力看着他们磨合相近,这是我的希望,也是我的最佳立意。


…………不,不对,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
我含着糖把自己放松在沙发上,细细想找出那一闪而过的僵硬,也似乎万分艰难。


外面细碎的阳光是在偷偷笑我,这像卡在喉咙的小细刺,不是什么太过致命的出丑,不足为奇。


罢了…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……我把它归结为没有恋人的我的触景生情的落寞。


…………最好如此。


把剩下的糖塞进嘴里,我看着手指上粘腻的汗液和其他一点什么东西,去到洗漱台前打开龙头,把手伸了过去。



鬼使神差的,我也把凉水,捧冲到脸上一冷一惊。



水流湿了发尖,从我的眉峰鼻眼,缓慢的,滴落下去。


我很清楚,我在害怕自己再往深处探求摸索,答案在光明处水落石出,只是让我每逢触及,都胆颤心惊。


这是个愚蠢又错误的萌芽,我的理智是该把它扼杀蒸煮,然后继续投身康庄光明。


04


“千玺啊,别再吃了,会长胖的”


王源儿捏了一把他的腰,易烊千玺挣扎了一下,又把糖塞进嘴里。


“没事儿。”


“不是我说,你该去医院检查一下,这么大的年纪得个高血糖,可能还是很厉害的”王源儿呵呵笑起来,“哦对了他们说有个检查的土办法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去找一棵树,尿在下面,看有没有蚂蚁过来”


他贼兮兮地坏笑,易烊千玺也笑了一下。


“糖包里还有,要吃自己去翻”


王源儿撇撇嘴去拉拉链,包底上竟然铺了一层的各色糖果,他哇了一声,伸手搅了搅,哗啦啦地响了几下。


“随身背着这么多…………你没救了千玺”


易烊千玺挑挑眉,不置而否。


“……真可惜啊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老王当年不是低血糖么,你背的这么多,那时候可以偷偷塞几颗给他”


易烊千玺无奈笑起来,“你才是够了……”


恋爱里面的人心里住着人,三句话是离不开的。



“……这个症状他生不逢时吧”


他说。


05


毛主席说了,封建迷信要不得。


那一天没出太阳也没雨,厚云层地闷着热,他起来不想吃东西就灌了几口凉水,等到高强度的训练让他觉得饿的时候,似乎都已经来不及了


黑晕从眼前蚂蚁爬一样侵上来,脑子里缼氧一般一轰隆隆炸,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跨下去了,知觉就没有了。


于是在他预期的高血糖没发作之前,他倒掉进了低血糖的漩涡里。


直到晕倒之前他才知道,低血糖不算是病也就是一个引发的症状,平时你吃太多糖要想高血糖你身体里的激素照样分分钟调回来。


真任性啊。


他就作了这一回而已。


06


那是怎样一种悸动,我说不出来。


我就要高三了,在所有校园言情的美好铺垫里,我没有谈过那所谓青涩的恋爱。


周围的朋友,兄弟,好歹有一两次经验,好歹正在浓情蜜意,而我空白的历史可怜的无可厚非,一来的公众形象,二来的没有动心。


在某一天,突然的,想恋爱的情绪把我的理智短短淹没,我冲动,鲁莽,哪怕只是玩一玩,我突然想尝试一次,那教科书式的爱情。


身边没有任何合适的女生,我再不理智也要保全未成年艺人的光明磊落,我思来想去,思来想去,王源今天中考结束了。


不得不承认,粉丝和公司的推动形式让我也习惯到分辨不清,那一个个分析贴和祝福里,到底有没有爱情。


不能说一点喜欢的感觉都没有,而是我确定,我有喜欢的人。


……喜欢的,情绪。


那是种极平淡的坚定,它告诉我,如果只是想尝试的话,他就是最好的选择了,王源就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
我打了个电话,毅然决然地逃了课,不是没有考虑过另一个队友,只是这个念头冒出来就被消散了。


易烊千玺。


安静的,忍隐的,优秀的,冷漠的,易烊千玺。


我的心脏突然狠狠地抽了一下,然后念头被打消了。


我的冲动没能在适当的时间爆发,那个时候的北京和重庆,隔了不只是长江和黄河,还有说不清的山川,人,以及所有能够阻挡的,所以我把他排除了,心里反而轻松下来。


他没有办法满足我实质的需要,我没有办法见到并且触碰他,这个理由就足够了。


王源站在夜色里,一如既往的。


我发狠过去吻他,告白异常顺利,他给千玺发微信报告喜讯,那边传过来应该有的祝贺,他也不会想过,他是会在我的考虑范围里,然后第一个除名。


我像在对王源泄愤,表达出的尽是不满,后来,也就慢慢平静下来。


他温和的笑声在夜色里,我有些悲凉,我想逃脱他能触及的地方,我握住王源的手心,没让他们再联系。


然后这荒唐的示范,证明了当初的选择是对的,我和王源三年了,没有什么不对的。


除了不自觉想起另一个人以外,只是偶尔,尽管他现在是在我能很容易触及的地方了。


那年的夏天,我和王源在拍摄的途中看见了家店,我去买了布丁。


那家的布丁不论从外形还是内核,都好像易烊千玺。


这个认知让我恍惚好笑了整一个街道,直到看见真人睡倒着在沙发上,才稍稍得以平息。


“…………我回来了”


应该没有人能听见。


我心里的声音。


07


他醒了过来。


肚子里空空的,手背上有针眼,在他们的那个房间,身上盖着衣服,王俊凯在一旁看文件。


“你醒了?”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,平和而温柔地把手放在他额头上试试温度,面对明显要凉一些的手,易烊千玺顺从地闭上了眼睛。


“王源儿呢?”他的声音有些干涩,王俊凯立马把水递过来,他撑起身体接过来,那人没回答他,只是看着他动作。


“王源儿呢?”


“他怕你会饿,去给你买吃的”


“医生说你早上没吃早餐,训练强度又大,所以就晕了,他们给你打了几瓶盐水和葡萄糖,结果你还是睡到了这时候”


易烊千玺微微眯了下眼,很认真地,“…………我很抱歉”


“你是抱歉你没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,还是抱歉因为你训练停掉然后我们照顾你?”


王俊凯毫不在意地起身,拍了他的肩膀一把。


“走,起来,吃饭去。”




古人说,暖饱思淫欲。


在他有一次问王源的去向并且王俊凯只是模糊随意带过以后,他就没再问了。


现在他们两个人并排在夜色里行走,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,没人说话,安静地感觉吹来的风,灯火,交谈的行人,前面的斜坡草地上好像没什么人,王俊凯提议去坐坐。


他们坐下去,草地和泥土的味道很浓,王俊凯的洁癖突然就没有了,易烊千玺的糖症又犯了。


他身边没有糖,急得他烦躁,王俊凯从兜里拿出一颗大白兔,他静默地等他递过来,结果他一撕糖纸,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

易烊千玺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。


等旁边的人吃完嚼完,他起身,想要回去了。


王俊凯看着他起来,顺势一把拉住他的手腕,施点力想让他再坐下,酥麻的热流从触碰的地方传过来,易烊千玺深深呼吸了一口,还是坐了下来,不动声色放开他的掌心。


“现在的我是甜的”


他瞳孔一缩,那人已经吻住他了。


挣扎不得……也或者是,期待已久。


08


他醒了过来。


肚子里空空的,手背上有针眼,在他们的那个房间,身上盖着衣服,王俊凯在一旁看文件。


睁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窗子,它紧闭着,细碎的光斑和心旷神怡的蓝色,只是紧闭着,太闷了。


梦境的触感还残留在唇边的真实,他着了魔一般跌跌撞撞跑到窗子边奋力把它打开,风和阳光也洒到他身上,黑晕一冲,他无力地把头靠在窗沿,等他缓过来。


“怎么了?又难受了吗?”


这才是真实的王俊凯。


易烊千玺没有回答,眩晕散去后他抬起头从窗口望出去,天放晴了,焕然一新,暖哄哄的阳光也让他慢慢变得暖哄哄的。


“…………我没事”


他只是突然想起来,明天,就是他们夏秋纪念第六年的日子了。


09


“说一件你做过的,爱人不知道的事”


爱人。


“他睡着了,我偷吻过他”


王俊凯看着身旁的王源,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了一点点他身后的易烊千玺的样子。


他依旧那么淡淡的,淡淡的。


在他回答以后,他转过头看了他一眼,复杂难却。


在易烊千玺的眼里,王俊凯是看着王源的,在王俊凯的眼里……他觉得那或许算,四目相接。


心怀鬼胎,尴尬失意。


从那天开始,易烊千玺的嗜糖症,也痊愈了。






…………


废话捞一堆。


我原本不喜欢写或者看现实向,后来我又喜欢了。


推荐两位作者的文,一个,文艺缺一年,无言之言,一个,天地不仁,孤独书。


特别是前者,文章质量和看的人数不符,后者那个春虫虫,你们应该很眼熟了。


也谢谢今年翻过年来的友人的鼓励,让我能够开始思考并且定位自己喜欢的,想写的感觉。


嗜糖症其实是我的真实症状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在这篇文里,它对于易烊千玺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

然后为什么关于be的执念那么深呢?突然觉得它或许就是我的嗜糖症。


一周年快乐。

南山喃

南山吗南歌词贯穿全文!特喜欢!

木溪悟:

谢谢喜欢,食用愉快。


闭关


南山喃,北秋悲。


你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,


我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。


阳光昏睡的下午,邮递员敲开了他的门,给他送来一封信。


红色的请柬放在手边,他起身把刚才笑过的电视关掉,去坐到了窗边。


三月艳阳天,南方开始转暖了,早上却还下了薄雪,北京或许还很冷,怎么偏偏挑了这么个日子,他低低嗤笑起来。


他去给自己倒了杯茶水,泡得太浓,看见茶叶的颜色渲染开的时候他有些不想下口,他以为他忘了,潋滟的琥珀瞳孔,看谁都明晃晃的。


他有些烦闷,关门想出去走走,插着兜走在河岸边,黄昏阳光很浓烈,他又想起玻璃杯里的茶水。他是忘不掉了。


侍者问他要喝什么,他点了杯Blue Lagoon,这里并不迷乱,反而是安静的,台上有个女人在唱很老的歌,他晃着酒杯听,词里唱的那一切,似乎正在远方发生着。


酒的度数不高,凉,冷而不瑟,像极了那个人,他把酒咽进喉咙,有些醉意,不知不觉的,喝醉了他的梦。


喜欢的程度总想拥有,他渴望拥抱,渴望亲吻,他走过了很多很多的路,穷极一生,选择不把窗户纸捅破,每当他真真切切站在自己跟前时,那种想拥有的悸动,反而会平息下来,潜回他每一方毛孔。


他的确难受,却并非老套颓废地所谓借酒消愁,他只是觉得他想喝,仅此而已,酒精适当地摄入对身体是一种享受,他是在享受。


朋友给他打电话,问他什么时候能到,他的脑海很清醒,升腾起了热意,电话那头的电波连接的是他所在的城市,王源兴冲冲地告诉他他是伴郎,他笑出来,胡乱答了个日子,得到那头的催促,挂了电话。


他淡淡看了看空掉的玻璃杯,他忘了有多久没跟其他人聊过他,亲人,朋友,甚至Roy,没人知道他那挪动的小心思,他是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。


耳边的歌曲还在继续,断断续续传进他的耳朵,他趴在吧台清醒了一会,顶着晚风回家。


他就着冷茶水吞了感冒药,订下了北上的火车票,Roy骂他,怎么不订飞机来早些?他说航班会延误,最近几天下了雪,他相信了,不过其实他连航班页面都没打开过,也打不开了。


第二天清早,他换上了西装,揣着请柬和钱包,在巷口买了支粉玫瑰。


火车上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,有个老妇人坐在他身边,一脸的皱纹风霜,她的神情一直很安详,举止优雅,不多说话,他觉得她像电影里才有的那种女人,也同他手中的玫瑰一样。


他的新娘,也会是这样的女子吗?他不知道。


那是个黄昏,列车因为什么事情滞停下来,有些旅客出去大吵大闹,这节车厢留下了他和老妇人,他看了看时间,也不知婚礼还能不能赶上。


你是要赶去参加婚礼吗?妇人扫了眼发黄的玫瑰,问他。


他点点头,没说话。


我要去见我的老朋友,我老了,以前每年都会赶过去一次,这次,大概就是最后一次了。


他听见老妇人嘴里的颤声,觉得有些许残忍,支离破碎他们的时光。


他细想了想,在他苟延残喘的机会里,他见他的次数,也并不算多。


这是我朋友的婚礼,不过也许也是我最后一次见他。他说。


老妇人用浑浊的眼睛看着他,微笑着。


他心里一凛,安慰似的迎合着老人,偏头去看车窗外的云朵夕阳,吞下接到消息来的第一次苦涩。


有老人微可不闻的叹息传过来。


下了车,他和妇人告别,Roy的车停那里,他重重拥抱了他,带着他马不停蹄地赶赴婚礼,一切瞬间进行地那么快,让他措手不及。


你知道吗?Jackson今天很帅。


他闭上眼,嗯。


新娘也很漂亮。


嗯。


我作为伴郎也很帅。


嗯。他笑起来。


他掩进了人群,Roy撇下了他,他自己走进礼堂,在不起眼的位置坐下,汗津津的手里,攥着那朵发黄的,一路赶来的玫瑰花。


在他过去的时间里,他是个循规蹈矩的人,冷静,沉默,很少出现什么意外,只是那一次,自遇见起,就打破了他所有的规矩,把所有意外都聚集了。


他们其实没有说过什么话,再平常不过的闲谈,然后顺其自然。


接到请柬的时候,他也很平静,平静地买了花,平静地上了车,平静地到这里,平静地听着婚礼进行曲,响起的瞬间,他所有的堡垒,一泄崩塌。


他猜想如果有机会把告白脱口而出,他会是什么反应,一如既往平静的眉眼间会不会掀起波澜来,会不会从此断了联系,会不会自己也没有机会,坐到这里。


教堂的门打开了,门后那圣神而满怀期待的晨光,缓缓显映两个人的身影,他想临阵脱逃,却不可避免地紧紧锁定那目光,他似乎也听见了他撼动天地的心跳。


他的模样和分别时不差微毫,或许这么多年也在他脑海里成长变幻,他露出光洁的额头,柔和的鼻峰颔线,他似乎有些紧张,轻轻抿着嘴角,也有平和的笑意,只是在晨光里,他的琥珀如浓茶的眼睛,并看不清。


他和她在牧师前站定,胸前别了一朵粉色的玫瑰,他的看向新娘温柔的轻颤目光,似乎传来了缱绻的馥郁。


新娘的白色头纱细细流下来遮住了她精致的下颚,牧师把誓词念完,他们交换好戒指,他缓缓地,轻轻地用指节撩开白纱,捧住她的耳后,试探着,慢慢吻下去。


他想,这样已经够了。


他放开了手中枯萎的玫瑰,心满意足。


新娘眯起的,漂亮的桃花眼。他看着他们,眼里没有悲伤,也没有花朵。


大梦初醒,也荒唐了一生。


Roy记得,Karry很少跟他们提过Jackson,少得虚无缥缈,少得令人叹息。


他真的没怎么提过?他轻笑着递给Roy一杯浓茶水,指尖在茶壶边缩了缩。


有,就提过一次。


他说什么?


他说,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,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。


只是做不完,一场梦境。

1 / 2

© 未末有你 | Powered by LOFTER